从数量到质量的改革 – 代表作制度崛起:解读最新科技部「最严论文新政」

子曰咨询 Quality_or_Quantity_is_the_new_question


图片来源:科技部网站


虽是「试行」但这份「措施」显然比之前流传的「意见」详细得多,也落地得多。「措施」包括九大块,27 条。
首先,破除「唯论文」不良导向,并不是完全不看论文,而是看代表作,看高质量论文,提高高质量成果的评价权重。「措施」中甚至提出了「三类高质量论文」的概念:1. 发表在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科技期刊、2. 业界公认的国际顶级或重要科技期刊的论文,3. 以及在国内外顶级学术会议上进行报告的论文。三类高质量论文中的第一类,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内科技期刊参照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入选期刊目录确定。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入选期刊目录又有哪些呢?285个项目入选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附名单 2019年11月25日,依据中国科协、财政部、教育部、科技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关于组织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有关项目申报的通知》及《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评审细则》有关规定,经公开申报、资格审查、陈述答辩、专家委员会复核、中国科协曾发布了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入选项目名单,入选项目共计285项。


其次,在科技评价中进行分类考核评价。分类有两条线,一是基础学科和应用研究的分类,二是项目评审、创新基地、科研绩效评价、科技奖励评审、人才评选等五个不同评选的分类,对科研成果分别有所侧重。
第三,打造中国的高质量科技期刊。正手是推进世界一流的领军期刊的建设,反手打击垃圾期刊,建立「黑名单」。
第四,严控论文发表支出,打击买版面发文。除代表作和「三类高质量论文」外,其他论文发表不允许列支;发文必要性要经过审核;项目评定中,加强论文列支情况核验;不允许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
第五,加大监督力度,确保「措施」落地。
总体来看,「措施」比先前流传的「意见」更全面,更细致,更具可操作性,水平更高!

2020年7月29日,科技部发布《通知》,其中明确,科学、理性看待学术论文,注重论文质量和水平,不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不使用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专项资金奖励论文发表。

代表作制度将深刻影响每个人

国家科研项目课题申请代表作数量被限定为5篇,且要求发表国内核心期刊不少于1/3。

可以很明显的发现,代表作制度将崛起,成为「顶层设计」,对个人而言好好打磨自己的代表作,要远比刷论文数要来的有用。
代表作制度,是国际上评价一个学者水瓶的惯常做法。比如用来评价学者水平的 H 因子,其内在逻辑就是代表作制度。但我国科技评价中,代表作制度的发轫还是最近十年的事情。

改革:从数量到质量


2018 年 7 月,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在第三部分「改进科技人才评价方式」中明确提出,推行代表作评价制度,SCI 和核心期刊论文的发表数量、论文引用和影响因子排名等仅作为评价参考。


图片来源:国务院网站

代表作制度正式成为「顶层设计」,国自然申报中也只要求列出代表性论著,并且数量一再减少,并要求国内核心期刊发文。
与之呼应的,各项评奖也逐步施行代表作制度。2019 年,国家科技奖励取消了填写论文期刊影响因子这一栏,鼓励科研人员把发表在国内期刊的论文作为代表作,并且强调知识产权归中方所有,第一单位署名为国外单位的论文不能作为代表性论文。
作为改革的代表作制度,实际上并不是创新,而是回归。
学术研究应该回归到做真学问,发好文章的原本轨道上。代表作制度也不是颠覆,而只是在原先僵化刚性的评价标准中加入一点柔性的元素,从而净化出潜心学术的风气。这才是改革的大方向!
有鉴于此,「只要是 SCI 就行」,「有论文总比没有论文好」的旧观念需要被抛弃了,重质量而不是数量已经成为学界的共识和科技评价的主流。
研究人员应该从学术生涯的起点就认识到这点,禁得起诱惑,耐得住寂寞,冷板凳坐穿,十年磨一剑,在千锤百炼之后拿出可以传世的科研成果。

体系的完善任重道远

然而,旧体系的改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新制度的施行也并非一劳永逸的事情,仍需不断的改进。
2019 年 4 月,天体物理学家武向平院士在《中国科学报》撰文讨论《如何走出科技评价体制的盲区》,他认为中国学术界应该建立文化自信,结束西方长期把持和统治的基础科学创新理论评价体系。


图片来源:中国科学报


这种文化自信的建立是长期的系统工程,所以「措施」中,对论文代表作有了国内科技期刊的发文要求,「原则上应不少于 1/3」,我们要自己创办一流的学术刊物。
而官方早就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早在 2018 年,科技部、教育部、人社部就联合两院开展清理「唯论文、卫职称、唯学历、唯奖项」的专项行动。

图片来源:相关文件截图


也正是在此之后,很多基金申报和奖项评选只要求列出有代表性的三五篇论文,其他渣渣论文再也不算数。学界一片叫好!新「措施」中,连发渣渣论文的版面费都不给报销,更是好上加好!

国外同行的经验 – 国际考评如何评价学者的科研成果

新政出来之后,如何更加客观的评价科研人员的能力成为一个问题,目前国际学术界的惯例是采用同行评议。

2012 年 12 月 16 日,在美国加州旧金山举办的全美细胞生物学学会年会上,一些学术期刊的编辑和出版商提出了一系列改善学术评价的建议,这些建议后来被称为《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旧金山科研评价宣言)》, 简称 DORA)。

图片来源:DORA 官网

DORA 对资助机构、科研机构、出版机构、计量指标提供方和研究人员分别给出了几条建议,共计 18 条。现在,全球已有 1887 个机构和 15618 名科研人员签署了该宣言,他们共同推动着学术评价向更科学的方向进化。 纵览中外,学术成果的评价都是难题,评价体系的建立更是毫无先例。即便有例可循,国内学术界现状的改变也绝非易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或许,当前我们能做的,唯有摸着石头过河。今天发布的「措施」仍有一年的试行期,希望能收到好的反馈。
对于我们个人,代表作制度同样意味着更大的考验:刷论文真的没用了,好好搞代表作吧。

【转载】 代表作制度崛起,刷论文再也没用了:解读科技部今日发布的「最严论文新政」 – 驼客网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生物学霸

2 thoughts on “从数量到质量的改革 – 代表作制度崛起:解读最新科技部「最严论文新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